来自 科技 2019-05-15 18:35 的文章

快科技(驱动之家旗下媒体)

争夺用户,对搜索出身的百度来说,并不陌生。“信息流一仗”已经验证这一点,但是对百度人来说,比攻下信息流这块高地更兴奋的是,一套打大仗的作战机制再次得到验证,那个狼性的百度又回来了。

百度的17年联盟战事

八点半晨会,在百度秘密进行了六个月。

“高层们亲自督战,这支精锐部队不到10个人。”百度联盟总经理李忠军也是其中一员,他在接受「蓝洞商业」专访时回忆,为了打赢“信息流”这场仗,从2017年11月到2018年4月,每天上午两个小时的会议轮轴开,从产品、技术、生态、市场到渠道、运营、战略,每周都要过一遍。

早在2014年有人问张一鸣,谁将是最大的竞争对手?他回答,百度。“百度有最好的算法人才,最有实力做信息流。”为此,头条的压力可见一斑。

用了半年时间,百度APP的DAU攀升到1.5亿。App Annie的数据显示,2019年1月中国iOS和安卓总榜综合月活用户排名中,百度App位列第6,今日头条位列第7。

对百度人来说,比攻下信息流这块高地更兴奋的是,一套打大仗的作战机制再次得到验证,那个狼性的百度又回来了。

信息流一战,只是百度移动时代的一个注脚。当一个个超级APP构筑起新的流量阵地,传统的流量联盟被“杀时间”的APP孤岛逐步瓦解。左手流量,右手广告的玩法,在移动时代早已行不通。

“移动时代,各个APP的头号目标就是抢夺用户的停留时长,提高自己的,就是降低别人的。”2019百度联盟生态合作伙伴大会现场,向海龙分享这样一组数据:2018年,中国人平均每天花在网络媒体上的时间是216分钟,这已经占了一个人清醒时间的四分之一,进一步大幅度提高并不容易。

百度正在进化,百度联盟也在革新。

身处后移动时代,粗放的流量运营变成用户运营,百度联盟进入“户”联网时代。信息流,无疑是移动时代的关键抓手。甚至可以说,也是百度联盟下半场胜出的命门。

联盟之于百度集团,像是一艘庞大的超级护卫舰。李忠军这样形容,“联盟的价值,一方面利用外部流量扩大变现、扩大生态影响力;另一方面利用推广渠道帮助百度的核心移动产品获取新用户。”

百度的移动军团集结完毕,而联盟承载了手机百度、好看视频、百度地图等APP拉新用户的职责。下半场聚焦用户运营,对搜索出身的百度来说,并不陌生。

2019年5月10日,百度联盟交出2018年最新成绩单:2018年百度联盟向生态合作伙伴分成180亿元,亿元俱乐部成员新增18家,小米、触宝、趣头条、玩咖、团车网、个推等多位联盟伙伴上市。

如果时光倒回2002年那个秋天,从简单粗暴的搜索导流、广告联盟,到根植于百度超级APP之上的全生态变现模式,联盟人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的商业奇迹。

告别搜索为王的时代,百度联盟的“指尖战事”还在继续。

前世今生

“在PC时代,站长们手中有大量的流量,但是很难变现。”李忠军介绍说,百度联盟在2002年应运而生,“这些网站、客户端把搜索流量直接导给百度,百度把流量变现后利益共享。”后来,当百度的商业化能力进一步提升并聚集了足够多的广告客户后,单纯的搜索联盟升级为广告网盟。

众所周知,“联盟模式”并非百度首创。在百度之前,谷歌推出Google Adsense,国内也有多家联盟下场,但大都以失败告终。

至于百度,也并非顺风顺水。2006年百度联盟峰会召开时,到场的大多是草根站长,甚至被戏称为“丐帮大会”。十几年过去,如今的联盟峰会早已是阵容豪华。

在2015年联盟峰会上,58同城CEO姚劲波曾说,58同城跟百度联盟合作超过十年,过去50%以上的收入都来自百度联盟。

“58同城是典型的案例。”李忠军回忆,58同城已经形成一个生态闭环。“它在百度投放广告获取流量后,自己进行深度运营把流量价值放大,一边给用户提供价值,一边通过联盟和新业务模式获得更多收入,更多收入则继续投放更多广告。”

58同城并非特例,早期PC时代的互联网公司变现的收入中,60%-70%来自百度联盟的案例不少。如今的58同城早已上市,而且有了自己的自营广告业务,但是和百度联盟依然有不少流量合作。

李忠军介绍,联盟早期的合作伙伴除了大型公司58同城、UC等,还有新型企业趣头条、万咖壹联(硬核联盟)等,甚至包括“友商”腾讯的QQ浏览器。

而对于百度来说,如果说“流量+广告”的联盟是一头超级现金牛,似乎并不为过。

革自己的命

但是,颠覆你的永远都不是和你最像的那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