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工作 2019-08-20 15:09 的文章

“帶娃上班”是何體驗?

原標題:“帶娃上班”是何體驗?

每到暑期,“娃去哪兒”?就成為不少職工的心頭“大難”,有的將孩子“郵寄”回老家,有的把孩子送進托管班,有的則不得已帶娃上班。

而這幾種方式,在北京工作、家有3歲半幼兒的85后陳東都經歷了,用他的話就是“總算在湊活中把暑假熬過去了”。

一直以來,學前教育“一位難求”是職工熱議的話題。為應對職工這一“剛需”,不少地方和單位著手探索開辦寒暑期托管班和親子園,專業人士認為,“帶娃上班”,減輕了職工負擔,但用人單位要量力而行,做好監管。

暑托班:破解暑期看護難題

由於父母要在家照顧弟弟家的孩子分身乏術,陳東在兒子兩歲多時,便將他送進了家附近的托幼機構。包括學費和餐費,每月4000元。

讓陳東意外又驚喜的是,兒子上課時間與自己上班時間基本吻合:每天7點30分至8點送到,每周上5天,沒有寒暑假。不同的是,托管班16點30分放學,延長接娃時間要另行付費,每小時20元,“這個時間點,多數上班族還沒下班,隻能繼續花錢買服務。”

最近由於出差頻繁,陳東隻得將孩子送回老家。這時,托幼機構稱要交“佔位費”,來保住孩子在班上的名額和床位,每月300元,如果不交下次入托還得重新體檢。“體檢還得去區婦幼保健中心”,費時費力,陳東隻能被動接受。

眼下,像陳東這樣切實存在子女看護難題的職工並非少數。為此,不少用人單位開辦愛心暑托班,解除他們的后顧之憂。

騰一間會議室改造為教室、添置數把桌椅作課桌、購買並共享書籍建設流動的書櫃、聯系培訓機構開設興趣課、聘請退休職工擔任看護老師……這個暑假,航天科工三院35所暑期職工子女托管班“如約而至”。

35所工會主席王莉告訴記者,托管子女從讀幼兒園到上小學的都有,托管時間從8點至17點30分,職工可根據家庭情況自願讓孩子參加托管,午餐時孩子隨父母去單位食堂吃飯。

據介紹,這是35所開設寒暑期職工子女托管班的第9個年頭。從2010年第一期開班,小沛然便參加了,之后期期不落。如今9年過去了,沛然已經成了托管班裡的“大哥哥”,可以幫助老師共同管理、照顧弟弟妹妹們,有模有樣。

親子園:提高員工隊伍穩定性

為滿足職工對托管服務的迫切需求,王莉告訴記者,托管班還會在霧霾天、“六一”兒童節緊急開班,解決職工帶娃難題。

相比社會機構,35所的職工“星睿媽”認為,單位開班最大的好處是放心。“看護老師是認識的,管理人員是同事,就像小時候在老師、鄰居家等待父母下班,有信任感和托付感。而且托管班免費,也幫我們省了一筆花銷。”

對於托管的緊迫性,政策層面已有所關照。今年5月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於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》,提出支持用人單位以單獨或聯合相關單位共同舉辦的方式,在工作場所為職工提供福利性嬰幼兒照護服務。

試問,在辦公樓裡建親子園、能每天帶娃上班,對職工而言是何體驗?在廣州市南沙區的廣東芬尼克茲節能設備公司,這樣一項福利深受職工歡迎。

不同於寒暑期托管班,該公司開辦的酷猴親子園常年開班,招收1.2歲∼6歲的兒童。親子園園長宋春伶告訴記者,目前親子園有40多名學生,他們的活動區域包括辦公樓三層600多平方米的教室、二層的恆溫泳池、五層的活動室以及辦公樓外的菜地等。

針對孩子年齡太分散的問題,宋春伶說他們採用蒙台梭利教育中混齡教育的方式編班,將1.2歲至2.5歲兒童分為一班,2.5歲至6歲兒童合並開班。

“親子園不以贏利為目的,更多是福利,有利於員工隊伍的穩定。”宋春伶介紹,有娃入園的職工每個月交納學費1000元、伙食費500元。除此之外,師資、水電、場地、活動設施等都由公司補貼,公司每年要投入上百萬元。

“一定要建立相關標准和加強監管”

長期以來,不少城市存在幼兒園數量不足、入園難、學費高等問題,而這種供需不平衡的狀況,在二孩時代愈加凸顯。因此,一些機關企事業單位自辦托兒所、親子園的模式更顯可貴。

其實,在“企業辦社會”年代,單位辦托兒所、幼兒園,一度是主流模式。全國婦聯婦女研究所副研究員楊慧向記者介紹說,當時企業承擔著生產前后服務和職工生活、福利、社會保障等社會職能。但同時也產生了一些弊病,比如單位負擔較重、效率低下等。后來,在市場經濟轉軌時期,這些社會功能被逐步剝離掉。